原标题:媒体披露江西永丰药膏激素之谜:销往全国,当地却很少用“5秒见效”“治疗二十余种真菌感染”“纯天然中草药配方”……许多涉嫌含有激素的皮肤消毒产品被包装成有神奇功效的“纯中药配方”,销往全国。这些“神药”多出自一个地方——江西永丰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全国市面上的“消”字号的皮肤用品,出自永丰的估计能占到90%以上。永丰县位于江西省中部,永丰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总人口48万。 魏倩/制图永丰生产的神夫草抑菌乳膏,在2019年2月经国际权威杂志《柳叶刀》刊发了丹麦医生对该药膏添加激素案例报告后,曝出了永丰药膏疑为长期违规添加激素的冰山一角。4月29日,健康时报记者就“神夫草抑菌乳膏添加激素”采访传真函发至江西省卫健委与江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截止6月14日本文发稿前,健康时报没有收到任何回应。5月15日,健康时报全媒体记者调查组赴江西永丰,走访永丰县政府、卫健委、卫生计生监督所、疾控中心,截止发稿时已过去近一个月,公众关心的核心问题,仍无明确回复。有医生在网上曝光了柳叶刀关于永丰“药膏”激素一事之后,永丰县相关部门以“影响当地医药事业发展”为由,要求发帖医生删帖。百家消字号企业撑起的“药业强县”据《柳叶刀》2019年2月2日文章显示,两名丹麦医生接诊了一名14岁早发性点滴状银屑病男孩,因使用一种“中药膏”(神夫草抑菌乳膏)9个月,小腿上出现了一种新的皮疹。丹麦医生将治疗银屑病的“中药”软膏(神夫草抑菌乳膏)送检,查出含强效激素。这款被国际权威期刊《柳叶刀》报告的神夫草抑菌乳膏,正是产自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永丰县位于江西省中部,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故里,总人口48万。“永丰整个县都是做药膏,那边有大大小小的厂家100多家。” 永丰县某生物公司北京销售某经理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据永丰县资料显示,生物医药产业是永丰县的传统产业,该县拥有生物医药生产企业120余家,其中医药类从业人员近1.5万人。2016年,该县生物医药产业实现产值50亿元,税收5000万元,因此也被称为药业强县。永丰县工业区生物医药产业园大门。健康时报徐婷婷/摄健康时报记者走访当地发现,这些医药生产企业都集中在永丰生物医药产业园里。当地人介绍,2002年,产业园建立之初,永丰县原来占据全县税收三分之一的“老牌”制药企业,如美媛春、化积口服液、肾宝、雷公藤多甙片等生产商,举步维艰,濒临倒闭。而就在这一年,永丰县石马镇一位农民周明海,发现皮肤外用消毒产品市场前景广阔,带着外地打工积攒的50万元回到家乡,创办了江西源生狼和生物有限公司。短短数年,周明海的企业发展壮大,狼和医药年创主营业务收入3亿元、上缴税收500万元,成为永丰县知名的企业家。从当地的政府以及媒体对企业家周明海的宣传报道中,可以大致看出周明海的发家之路。2002年,仅有初中学历的周明海在药品行业打拼多年后,从深圳回到永丰在县工业园创办了江西源生狼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当地越来越多人加入“消字号”产品的生产“队伍”,并靠着消字号“药膏”发家。永丰县政府官网官网文章写道:“在源生狼和取得成功的辐射带动下,一批外企纷至沓来,落户永丰……本土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带动了我县医药产业集群的迅速崛起”。江西永丰生物医药科创园总体规划图称打造大健康百亿产业,重振江南药业强县。健康时报徐婷婷/摄健康时报记者查询发现,这些药膏企业大部分命名为“江西某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江西某某药业”、“江西某某制药有限公司”。永丰县的这些“消杀剂”企业,在全市乃至全省逐渐形成了一个产业群。2013年该县有包括海川药业、神坊药业、源生狼和药业、绿尔康药业在内的规模不一,各类消杀剂企业60多家。永丰因此成为全国卫生用品(消杀剂系列产品外用消毒软膏贴膏单品)产业集聚地,市场份额占据全省的60%。在全国各大药店以及电商平台,在企业的宣传手册上、宣传单页上,类似“5秒见效”“治疗二十余种真菌感染”“纯天然中草药配方”的宣传很有吸引力,销量很高。“永丰药膏”其实不是药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永丰药膏在畅销全国的同时,在生产地却是另一番“境遇”:当地的医院、药店很少卖,当地居民很少用。“永丰县的药膏销往全国,我们这里好多顾客自己家或者亲戚家就是做这些药膏的,他们自己都说不用这些产品。”“出去旅游时看见很多地方卖得很好,但其实我们当地人都不用。”健康时报记者随机走访了当地10余家药店,找寻“永丰药膏”,结果均被告知“没有”、“卫生部门不让卖”、“从来没卖过”。永丰县欧阳修大道上一家连锁药店店员说,“没有资格上我们这个柜台!”健康时报记者分别前往当地一家民营医院和县中医院,也均被告知医院不会用。永丰县中医院一名皮肤科医生说,“一看生产地址是永丰县桥南工业园,就知道这个不是药,只是一种消字号的产品,进不了医院。”江西永丰某企业自称产品为药品配方,实际为消毒产品,无药品生产资质。健康时报徐婷婷/摄因为不是药品,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上,无论是当地的“生物公司”还是“制药公司”,均无法查询到这些企业的GMP证书(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与GSP证书(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拥有的均是消毒卫生产品企业卫生许可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公告(2009年第17号)显示,消毒产品与药品有严格的区别,消毒产品不是药品,没有治疗疾病的作用。健康时报记者来到当地一家自称是“永丰县唯一拥有GMP证书的企业”——东南海制药有限公司,该公司总经理助理介绍,2008年开始就申请药准字,为了招商,就把药准字的配方用到了这个消证字号的产品上。不过健康时报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唯一拥有药品资质的企业,2016年GMP证书就已被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注销。首都儿科研究所皮肤科副主任医师高莹介绍,卫生消毒用品具有皮肤清洁、卫生和消毒作用,并不具有药物的治疗功效,而且没有经过严格的药品试验论证,其不良反应并不明确。永丰药膏频繁查出激素“永丰县工业园区生产的很多药膏,或多或少都会添加激素成分。”永丰县中医院一名皮肤科医生透露,一些在工业园区上班的人去看病,说起自己生产的药膏,都说虽然产品包装上写的是中药成分,但是老板会让他们把激素直接加在中药里。“碰到检查的时候,就都藏起来。”《柳叶刀》报告的神夫草药膏,不过是近来频繁曝光的案例之一。2018年2月,英国药品和医疗产品监督管理局通告警示:一款“一干二净草本抑菌乳膏”被查出激素成分,而该产品同样产自永丰县工业园区。英国药品和医疗产品监督管理局提醒,含有激素成分,应该按照医生处方谨慎使用,1岁以下儿童禁用。2019年3月,国际权威检测机构SGS的检测结果显示,江西正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帮宝消湿止痒膏”被检出含有激素成分。“永丰县产的中草药膏很多都含有激素,都是西药调的。”提及闻名全国的中草药膏,当地一家连锁药店老板称,只要是永丰县当地生产的药膏,碰到检查肯定不合格。激素在皮肤用药中的确有一定应用,不过临床皮肤用药中,即使需要用激素类药膏,也要非常小心。如果滥用可能出现皮肤萎缩、儿童生长发育受限等严重问题。河南省人民医院皮肤科王瑛、杨悦等在其一篇论文中提到,激素类药膏引起的不良反应包括:以局部皮肤萎缩和毛细血管扩张最为常见,其次为皮肤色素沉着或减退,其他有皮质激素痤疮、酒渣鼻样皮炎等。当用药时间过长、剂量较大或使用强效药膏时,还有可能引起全身性不良反应,如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柯兴氏综合征等。文献中还有造成婴儿生长停止、甚至死亡的病例报道。“在临床上,过去碰到过很多使用了这些产品的患者,在长期使用之后,皮肤免疫力变差,色素沉阒,甚至出现皮肤萎缩的情况。”永丰县中医院皮肤科医生介绍说。“这样的情况非常常见。老百姓一用症状就缓解,不用又复发,大多都是含有激素的原因。”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崔炳南介绍。印有卫消证字的产品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消毒卫生产品。正规皮肤药品都是‘国药准字’产品。”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崔炳南介绍,临床上,经常能碰到成人、小孩都有因为涂抹所谓的中草药膏,而导致激素依赖性皮炎的情况。高莹医生介绍说,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使用激素治疗皮肤疾病是没有问题的。但很多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长时间、大量、反复使用激素就会出现皮肤激素过敏症或激素依赖症的情况,严重者甚至造成皮肤毛细血管变薄甚至肤质变色。消毒产品中添加激素早已明令禁止。原卫生部2010年发布的《关于消毒产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不合格产品公告(2009年第20号)》中提出:消毒产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物质,应由地方卫生行政部门将严格依法进行查处。由于激素依赖性皮炎的发病率逐年增高,2010年发布的《关于消毒产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不合格产品公告(2009年第20号)》中提出:消毒产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物质。健康时报记者联系永丰当地的江西海州生物有限公司、江西东南海制药公司、江西源生狼和生物有限公司、江西报恩堂药业等多家企业均被告知:“产品无激素,产品可以治病,南药北卖,在北方销量非常好。”即使在国际权威期刊杂志《柳叶刀》曝出“神夫草抑菌乳膏含有激素”之后,健康时报记者致电其产品生产企业江西振威生物有限公司时,对方仍称:消字号也是药,产品不添加激素。个人认证“小儿外科裴医生”在微博发布《柳叶刀》曝光永丰“药膏”含有激素一事之后,却收到了当地政府部门要求删帖的回复。“走上《柳叶刀》的神夫草,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的信息,现在四处联系我老家的同学、朋友来找我删帖,更关键的是:来联系的不是厂家、是政府部门的人”。裴医生称。在裴医生的聊天截图里显示:对我县生物医药发展有一定的影响,县里的领导很重视,请尽快撤销(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欢迎来永丰指导工作!江西当地卫生监管部门称“有心无力”一面是消字号产品违规宣传疗效,一面是添加激素似乎成为当地“公开的秘密”,当地监管部门难道不管吗?永丰县卫生监督执法局对此回应称:“省、市卫健委这边都在进行调查,不是我们当地在调查,可能近期会把调查结果公示在网站上。”健康时报记者查询江西省卫健委、吉安市卫健委,截止发稿日前,未查到对于“神夫草抑菌乳膏添加激素”一事的调查结果。5月15日,健康时报记者来到永丰县卫生健康委,被告知应由下属的专门执法的卫生监督执法局来处理。随后,健康时报记者带着一瓶永丰县工业园区内生产的药膏,以患者身份来到永丰县卫生监督执法局反映,消毒产品监督执法科工作人员称只能先立案记录。“添加激素的话,这边的检测机构都没有资质,也没有设备去查,最多就只能检测真菌和细菌。”该名工作人员说。“确实存在违规宣传,也可能存在产品违规添加的问题。”永丰县卫生监督执法局一位负责人解释,“我们接受举报后,需要将产品送检,我们这里不具有检查激素的设备,需要送到省里去,但从包装上看肯定有虚假宣传的情况。”国家卫健委2019年2月颁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消毒产品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要进一步加大消毒产品事中事后监管力度,针对消毒产品市场中存在的夸大宣传、非法添加禁用物质等重点难点问题,通过备案形式审查、日常检查、双随机抽查、专项整治等多种方式,加强监督检查。完成备案工作的产品,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委托监督中心不定期对各省份消毒产品备案情况进行抽查,并适时将结果通报全国。针对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报告的“神夫草抑菌乳膏添加激素”一事,以及健康时报关于此事采访传真要求,江西省卫健委做了哪些具体工作及其回应,截止发稿前,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永丰县卫生监督执法局负责人认为,目前在消毒产品的监管方面一直存在漏洞。“生产消字号产品并不需要备案,监管部门并不知道企业具体生产什么产品,而且消字号产品是否合格无需检查激素,只需检查是否达到抑菌效果就可以。”不过,健康时报记者查询了解到,2015年3月,原江西省卫计委发布《关于开展2015年江西省消毒产品生产企业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各区市卫健委摸清辖区内生产企业的产品底数,重点检查第一类、第二类消毒产品卫生许可批件或卫生安全评价报告及其备案情况。各设区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按照“属地化管理”的原则,组织市、县两级卫生监督机构对辖区内所有消毒产品生产企业进行现场监督检查,并对第一类、第二类消毒产品进行采样检验。对于政策的落地执行,这位负责人表示真正执行起来有难度。“即使(怀疑)产品有激素,对于企业的检查也是比较难的。”该负责人说,局里负责消毒产品监督的一共就五六个人,工业园区上百家企业,查不过来。我们没有激素检测设备,除非查到当场加激素,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本地药店不允许购进、售卖永丰工业园区的药膏”。在永丰县工业园区法治保障中心组织结构一览表上显示,永丰县政府副县长、县卫计委主任等政府机构领导,均为永丰县工业园区内领导小组成员。按照这份组织结构表,5月15日,健康时报记者来到永丰县政府,工作人员称,“县政府没有人管,工业园区管委会有个副县长在那里办公”。5月30日,永丰县卫生监督执法局消毒产品监督执法科工作人员致电健康时报记者,称“投诉时提供的产品涉嫌标签违规,且提供不了安全生产评价报告,卫生质量不符合要求”。但对于是否添加激素,对方不置可否。2019年永丰县政府工作报告确定发展目标是:“加快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壮大发展,力争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亿元。”显然,永丰药膏仍在快速推进中。不过,如果事关患者健康安全的药膏得不到有效监管,永丰药膏究竟能走多远?健康时报将持续关注。来源:健康时报网

推荐图文